总共欠我们11万多元
2020-02-26 02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安岳警方表示,目前警方已经对此事立案侦查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昨(12)日中午,资阳市安岳县人杨小兵经历了生死一刻。中午12时许,身为货车驾驶员的杨小兵,来到该县周礼镇某施工点,向包工头讨要工钱时,被一群人持械殴打,并用皮卡车碾压。事件导致杨小兵全身多处骨折,正在医院接受救治。目前,安岳警方已经介入调查。

杨小兵本是一名货车司机,为周礼镇某道路施工点拉活,一直干了7个多月。杨小兵的姐夫告诉记者:“杨小兵和我们已经为包工头干了7个多月了,昨天我们四个人一起去要工钱,我们讨要多次,总共欠我们11万多元。”

不管是“跳骑马舞”、“扮元芳”,还是“拜河神”、“挖坑活埋”,都是讨薪者试图以极端或特别的方式吸引媒体和社会的关注,以达到讨薪的目的,从中不难看出农民工朋友在讨薪路上的辛酸和无奈。黑心老板恶意拖欠工资让人切齿,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农民工在讨薪的路上还会遭遇不少政府部门的闭门羹,甚至是言语侮辱或暴力执法。如何让“中国式讨薪”不再发生或者少发生,值得让政府部门深思。(腾讯新闻综合中新网、新华网等报道)

12日中午,杨小兵一行4人再次找到包工头讨要工钱。“突然就来了一群人,拿到棒打我们,把杨小兵打倒在地。还有一个人开了一辆皮卡车撞了他,从他身上碾了过去。碾后还想倒车继续压,被我们拦住了。”

目前我国有数百万“手续不全”的工人,他们遭遇欠薪后,由于正常的讨薪申诉手续繁琐、流程漫长,比如,有媒体曾称“农民工讨薪频遇相关部门‘踢皮球’,讨回千元得办解雇书面证明、考勤卡、工资单明细复印件等9种证”。对此,大多工人四处碰壁后只能选择放弃正常途径,并寻求“非正常”讨薪途径。

跳骑马舞、扮“愤怒的小鸟”、租戏装演元芳狄仁杰……一边是国家不断加大解决欠薪的力度,一边是农民工无助无奈的身影。在这场年年上演的“岁末之战”中,相关部门的“清欠”工作总让人感到力不从心。有数据显示,2012年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办理拖欠工资案件21.8万件,较上年增长7.5%。而据统计,自恶意欠薪罪生效以来,在全国范围内仅有120名犯罪分子被依法判处刑罚。

据四川新闻网记者了解,目前杨小兵全身多处骨折,双手十指受伤严重,依然处在昏迷的状态,还在医院接受救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zsjjjfls.cn广西南宁市计夜舷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- www.zsjjjfls.cn版权所有